我睇了幾千個肺結節?還是第一次遇到呢種又黑人又糾結嘅……

原標題:我看la幾千個肺結節?還係第一次遇到這種又黑人又糾結嘅……

重醫附一院嘅肺結節工作室開張la快一年,

接診la數千名肺結節患者,

可這一位患者,

著實讓楊麗副教授為難la。

肺部多發肺結節,疑似增多、增大la……

來自重慶雲陽嘅劉女士,今年55歲,平時身體唔錯,除la14年前曾因為子宮肌瘤做la全子宮切除術外,沒生過乜嘢大病。

約一個月前,劉女士喺體檢中發現雙肺結節,實性,最大7mm。一個多月來,劉女士先後到當地醫院同重醫附一院複查,我院嘅CT片提示右下肺2個較大嘅結節直徑分別為8mm同7.5mm,僅僅1個月嘅時間劉女士肺部嘅結節似乎還增多、增大la……

這下可就更像係肺癌la,還轉移la?拿著結果,劉女士同全家人都緊張壞la。

“8mm以下嘅結節穿刺難度較大,風險也高,雙肺多發結節若為轉移性病變又唔適合外科手術”,喺重醫附一院呼吸內科發起成立嘅肺結節工作室,特別擅長肺上疑難小結節嘅穿刺診斷同治療嘅楊麗副教授接手la這一名患者。

由於病情緊急,第二天就為劉女士安排laCT引導下嘅經皮肺小結節穿刺活檢術。

腫瘤細胞找到la,到底係惡性還係良性?

展開全文

穿刺結果出來後,見多識廣嘅楊麗副教授卻犯難la:肺組織穿刺塗片未找到癌細胞及結核菌;組織病檢結果提示見少量梭型細胞病變,考慮梭形細胞腫瘤;而全身PET-CT檢查提示良性病變可能,未找到其他部位可疑腫瘤病灶。

患者肺部病灶影像學表現好像轉移性癌,病理也考慮梭形細胞腫瘤,但PET/-CT全身篩查卻未找到腫瘤原發灶嘅蹤影,這喺臨床上十分罕見,到底係乜嘢原因呢?

事已至此,該點樣辦?

肺結節就像一個定時炸彈,一天冇拆除,唔但患者同家屬寢食難安,連整個呼吸內科都喺牽掛著劉女士嘅病情。“其實,喺普通人群中發現嘅肺結節,僅有唔到10%最終被證實為肺癌”,可係劉女士嘅病情太特殊la,如果唔能進行明確嘅診斷,嗰麼好可能就會耽誤病情嘅治療。

做事一向鐘意刨根問底、對病人認真負責嘅嘅楊麗副教授一直冇放棄,一邊專程請來病理科專家再次閱病理片,一邊進行la大量嘅文獻查閱。終於,楊麗副教授喺國外文獻報道中發現la可以解釋患者病情嘅疾病——肺良性轉移性平滑肌瘤病(pulmonary benign metastasizing leiomyoma, PBML),這係一種臨床罕見疾病,全球僅報道100餘例。

劉女士嘅影像學檢查、病理學診斷同免疫組化結果進行再次分析比對後,確診她係一名PBML患者而唔係肺癌晚期。像劉女士咁樣通過CT引導下經皮肺穿刺這種創傷小、花費少嘅微創手術即完成laPBML診斷嘅病例,目前未見文獻報道。

PBML通常係指有子宮平滑肌瘤病史嘅患者喺肺部出現轉移, 但其它生物學表現為良性嘅平滑肌腫瘤。肺部轉移可發生喺子宮手術或治療後3個月-20年,平均14.9年。PBML 發病時冇明顯嘅症狀同體征,或僅表現為輕微咳嗽、胸痛、呼吸困難,影像學檢查唔具有特異性表現,可表現為雙肺多發結節、單側多發或單發腫塊,容易發生誤診,國外文獻報道中主要靠外科肺活檢獲取大塊組織確診。治療主要以定期隨訪隨訪,一般無需特殊治療。

患者劉女士確診PBML後欣喜萬分、心中嘅大石頭終於落地,目前身體情況好好。

重醫附一院肺結節工作室

為提升肺結節嘅早期發現、精準診治同全程管理能力,作為西部地區第一家中國肺癌防治聯盟肺小結節診治分中心單位,重醫附一院呼吸同危重症醫學科率先成功創建la以人工智能影像早篩為基礎,4D呼吸介入(經氣道、經皮經胸腔、經肺血管、經食道)微創技術為特色,多學科或遠程專家MDT會診,對患者全程跟蹤管理嘅“重慶市肺結節管理工作室暨肺結節精準診治一體化中心”。

肺結節患者加入工作室後,工作室會迅速為其建立數據庫,通過人工智能分析預估肺結節風險,提供一對一、多對一嘅診治計劃,同時提供多學科、多專家會診嘅個體化精準診治方案,從而建立起從發現、風險評估、診斷,到治療、康複、隨訪嘅肺結節診治綠色通道。

供稿:代海韻 呼吸內科

編輯:尹蕾 宣教科

審核:周芳 宣教科

更多from養生